瑞华所起诉证监会背后大概率是规避难以承载的赔偿
市场参与主体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监管层有处罚参与主体的权力 但是被处罚主体有不认可的权利 有申辩的权利 甚至寻求法院通过司法审判维护自己权利的权利 这才是依法治市的市场 才是法制化的市场。

  今天一则新闻刷爆财经圈 据新浪网 北京法院信息网开庭公告显示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不服证监会处罚 把证监会告了 本案于2019年8月27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本次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状告证监会 事出华泽钴镍处罚案【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 【2018】126号 】 瑞华被证监会罚没520万元。


 大家关注的是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能不能要回520万元 毕竟520万不是小数目 同时也对瑞华的举动给与赞美 但是不是都是真心赞美是另一码事 瑞华还有两个案件正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在这个节骨眼 瑞华和证监会撕破脸 勇气可嘉。


 瑞华缘何在关键时刻 与证监会杠上 就不怕证监会恼羞成怒 在未来加重处罚自己吗 一方面瑞华对未来证监会依法调查处罚有信心 另一方面任何行为都是一种利益的考量权衡结果 而不是冲动的结果。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服务于上市公司华泽钴镍 而华泽钴镍曾被称为“最穷上市公司” 因其2017年三季度末账上资金只有147.24万元 而母公司资产负债表下的货币资金更是仅有177.92元。之所以成为最穷的上市公司 在于被实际控制人恶意掏空等因素 现在已经成为了华泽退 证监会对华泽钴镍已经作出处罚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因尽到勤勉尽责也被处罚。


证监会认为“瑞华所在对华泽钴镍2013年度、2014年度财务报表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 出具了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2018年12月 证监会依法对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及相关从业人员作出行政处罚。这个处罚的本身并不很重 也就是罚没520万元 但留有潜在隐患不少。


证券法173条规定 证券服务机构服务机构为上市公司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给他人造成损失的 应当与发行人、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因此买入华泽钴镍股票受损的投资者在向华泽钴镍提起索赔诉讼时 可将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等均作为被告一并起诉 要求华泽钴镍赔偿投资损失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等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华泽钴镍拥有数万投资者 在证监会作出处罚以后 已经具备索赔条件 但问题是华泽钴镍已经成为最穷的上市公司 已经不具备赔偿能力 那么赔偿的主体可能就落在高管和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身上 虽然目前不能确定具体赔偿数目 但面对数以千计的投资者索赔 应该不是一个小数目 动辄就是千万元 这才是中介机构难以承担之重。


证券法173条规定 中介机构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就无须承担赔偿责任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认为自己不应该为华泽钴镍财务造假信息披露违规背锅 不应该把所有责任都由会计师事务所承担 因此起诉证监会搏一搏 看看是不是有机会翻盘 规避赔偿的责任 但这只是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的一厢情愿 是不是能够得到法院支持有待法院的审理判决 作为一种努力 希望洗清自己的责任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寻求法律帮助并没有错。
TOP